qcqcqc青瓷器

【碎碎念】“那十二年”的若干脑洞 以电视剧剧情为基础,以我的脑洞为补丁,在我的脑~海~里~还原“十二年”间的点点滴滴。 一、十二年以前 ☞事实1:林燮和言侯(小说内容)以前游历江湖,结识老阁主,并和其成为好友推测:林燮和老阁主的关系至少是知己层次 ☞事实2:林殊十三岁就上了战场,从此有往来不败的威名。推测:林殊没有时间游历江湖,所以在江湖几乎没有自己的人脉(此推测涉及三、疑问2) 二、林殊获救与解毒 ☞事实1:林殊在梅岭坠崖推测:老阁主得知赤焰军在梅岭遇难,派人去查看,发现林殊 ☞事实2:老阁主帮林殊解火寒毒;蔺晨十二年前见过一个中火寒毒并长出白毛的人推测:林殊应该是那个长了白毛的人。他被带到(应该是)琅琊山时距赤焰在梅岭遇难应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并且这段时间不短,让他的火寒毒发作,长了白毛。 三、梅长苏成为江左盟宗主 事实:(小说描写)刚刚继任江左盟宗主 ☞疑问1:为何选择江左盟这个帮派? 推测: 首先是江左十四州的势力范围:大概涉及现在的华东,势力处于金陵的西部、南部。离金陵有一定距离,又不是很远,这样布局时方便获得情报,又不会过于引起朝廷的注意。 其次是财源。帮派的经济来源无外乎一是在自己的范围内运营些什么赚取利益,二是利用自己的势力帮别人做事赚钱。江左盟的势力内有众多河道①,方便航运,而且朝廷的官船也经过江左盟②,这一优势比别的帮派好很多,更何况江左十四州算是比较繁华的地段了,也是比较赚钱的。至于帮别人做事,江左盟肯定也会做的。 ☞疑问2:梅长苏何以继任江左盟宗主? 推测: 琅琊阁相助,甚至只是老阁主相助。江左盟以前或许比较微小,但是根基肯定是有的。试想当时林殊在养病,身边也没有从赤焰带来的人,只有老阁主帮他治疗。林殊何来的精力“武装”自己,使自己出现在江湖,并在江湖上有一定的名声?若一点名声、势力都没有突然就成了宗主,江湖人士会视为正常么?又或者说,江左盟以前就和琅琊阁有利益上的往来,江左盟的人都很听琅琊阁的话—若是这样,这也应该算入为何选择江左盟的原因之一了。 注①电视剧,第一集“江左盟毗邻双煞帮”,梅长苏和季嬴谈话时处于江左地界,河面很宽,一定有上下游,所以江左内有很多河道。 ②电视剧,调查私炮坊案时,金陵的码头上,有一班船的总管是江左盟的人。 2015-11-22 热度(4)
【靖苏无差】归来 - 下/完 上-链接 http://cencorl.lofter.com/post/1d7790df_8923ac9 最终,还是麒麟才子环视四周,笑道:“我好歹也是功臣,怎么连一件备用的衣物都没有啊,景琰,嗯?”“你先回答我正事,好吗?你的病怎样了?如今,你还是不肯做回林殊吗?还有,沙场血光,你哪里受伤了?…” 一连串的问题下来,景琰说着都有些口渴了,长苏听着更是笑了起来,不等景琰再次发问,梅长苏只哈哈大笑起来:“水牛就是水牛啊!”语速又骤然降了下来“我慢慢地、一个个问题回答,可好?”萧景琰这才觉得刚刚问得太急了,如无头苍蝇一般,竟毫无皇帝仪仗,转身去了柜子,取了件暗纹浮光锦的常服,递给长苏:“你且慢慢说罢。坐几上的热粥和小菜都是母亲亲自做的,也许热的次数多了,口味没有早些时候那么可口,总是比战场上好许多的。”梅长苏终究还是梅长苏,悠然整理好衣冠,又坐下细细品尝汤食,留得皇帝陛下坐在主位,却是干着急。一碗粥,两碟小菜下胃,梅长苏才说起景琰着急的正事——“食不言寝不语,容我享用完静姨的手艺,景琰,你如今耐心了许多啊。”“景琰,林殊属于战场,梅长苏属于市野。我现在既然回来,便还是梅长苏,若是迎战杀敌,那是属于林氏一族的荣耀。”“我的火寒之毒,十三,不,十四年前就解了,只是体内残留未得以全数排出,在北境,机缘巧合之下,蔺晨已助我排尽毒素,现在只要慢慢调养身体,恢复体力即可。”总之,只是一句话——“我无大碍,你不必担心。”听着这些他便略略安心了。烛光幽然,摇曳生姿。两人本就是面对着坐着,景琰的目光有时也随之摆动,摆着摆着,看着看着小殊慢慢吃着点心,他就饿了。想做了。萧景琰的头向前一凑,薄唇贴住梅长苏的嘴,还有点心的碎渣,只是舌头还想再进一步时,先碰到的是母亲亲手做的点心。他也顾不得这些,舌头一卷,那些梅长苏还未来得及吞下的点心便转入萧景琰的口中,不,胃中。萧景琰的嘴占了上风,梅长苏又怎会一再的失去领地?景琰的腰间已被他点火,手指又下移,上蹿…最终握住了小景琰。当然,同时他的身体也被萧景琰摸了个遍,分身被萧景琰略有些用力地抓住,还是放开了,改为轻轻按摩。一开始总是这样的,不紧不慢,两人都享受着对方对自己的身体和分身的按摩,慢慢地,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始冲刺,另外一个也紧紧跟上,快感不仅仅喜悦,他们都一致认为,对方给予的,还有感情。下一个瞬间快感稍瞬即逝,复杂缠绵的感情却能慢慢沉淀,支撑起两人之间桥梁纽带的基石。烛光依旧摇曳,梅长苏在释放后就几乎昏头睡了,身上的被褥自然是另一个人盖在他身上的。渐渐的,床第之间相互拥抱着的两人都已沉沉睡去。外面的小太监听里面好久都没了动静才敢低头入内熄灯。此时已是新的一天了。 2015-10-15 热度(55) 评论(1)
【靖苏无差】归来 - 上 【就是被结局虐了要手工发糖!!!文设:长苏领兵归来,火寒毒已解(靖宝宝不知)。靖宝宝登基 寅时未到,养居殿内已是灯火通明,刚刚登基的新皇在空旷的宝座上,坐的直板,毫无倦意,身旁年迈的高公公倒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,他连忙向皇上请罪。萧景琰拜拜手,示意道:“你且去休息吧,今日小殊是否归来,是他从小到大的挚友等他回来赴约,不是高高在上的皇上,等候前方战事的捷报。”三个月前,小殊离开金陵的那个凌晨,城门之上,是即将到来的离别。景琰特意穿上了一套对于他而言有些不合身的盔甲,那是他17岁那年,他刚刚建立自己的府邸时穿的那套。梅长苏身上却只是一套普通盔甲,没有了赤焰的手环,他依旧是一位耀眼的青年。两人相互对视,半晌也没有说什么,只希望自己能够多看对方一眼,仿佛刚刚重逢就是离别。最后还是梅长苏开口了。“景琰,记住定下的三月之约罢!三个月后,我必在金陵!”景琰默然,从随从手中取过一件毛草,抖了一抖,挥手间覆盖在长苏的背上,两条细带微微颤抖着,景琰让自己平静一点,才开口:“男子应为国!你只记得,我会一直等你的。”“好!”说罢,梅长苏转身下来城墙,微风带起的毛草,终究还是过于沉重,没能彻底飞起来,甩出一个潇洒的背影。“报!——南境传来捷报!”——不是他…没事,午时才到。“报!——东海传来捷报!”——不是他…没事…申时才到…“陛下,戌时宫门便要下钥了,您是否要先移驾用晚膳?”皇帝面上焦虑已经挂出来了,身旁的小太监便再忍不住,不禁微微颤颤的请旨。帝皇对刻漏的声音听得到是清楚,而且紧绷的很。却忽视了这个小太监,连挥手退下这种举动都没有。嘀!嘀!嘀!萧景琰真的忍不住了,随口说了一句:“几时了?”话未说完,便听得——“报——”“报!大渝传来捷报!主帅梅长苏归来请见!”听得梅长苏三个字,萧景琰攥紧的拳头才略略松了许多,等到那人徐徐走来,向他行礼问好,萧景琰才觉得右手恢复了知觉,低头一看,幽幽烛光下,手掌上竟有四条弯曲的红印。“平身。”萧景琰略略咽下口水,干涩的嗓子才说得出一句话。身旁的小太监连忙递上茶水,萧景琰连接喝了好几口,才恢复了正常的嗓音,“长苏,深夜入宫,可曾用膳?”——梅长苏此时仍是一身盔甲,皇上却问这个?这一举一动却都映入了梅长苏眼中,心中。然而此时他们却是朝臣,因而他连忙回答:“臣深夜入宫有要事禀告,陛下能否允准入内详谈?”萧景琰听得心中一动,吩咐下人道:“把太后亲自做的汤食送到后殿,你们下去吧。”说罢,快步走近梅长苏,还是忍不住先抓住了他的小臂,低声而急切的问了一句:“你还好吗?”梅长苏只是笑了一下,一时间想说的到很多,唯有这一笑,才最能安抚住景琰。虽已入春,内殿因这位新帝王在冬日里不常生炭火的缘故,还留有一些湿冷。萧景琰寅时起来便叫人放了两盆银丝炭烧着,所以两人步入内殿时,竟如夏日炎炎一样。“想着你冷,就叫人一早便烧着了。”内殿无人服侍,萧景琰只得自己脱下那象征自尊帝王权力的暗黑色龙袍,换上一身便服了。梅长苏也不看他,进殿便坐在坐几旁,也自己慢慢卸下盔甲,金属碰撞的声音,一时间倒打消了两人之间想说的太多却不知道从何说起的尴尬。 下-链接 http://cencorl.lofter.com/post/1d7790df_8923cd0 2015-10-15 热度(65) 评论(3)
© qcqcqc青瓷器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