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cqcqc青瓷器

【谭赵】抢到手的留不住,最终还得送上门

谭宗明打高尔夫时手腕受伤了。

安迪知道以后自告奋勇地把刚刚和曲筱绡分手的赵医生拉到公司。

见面以后两人一愣。

——这不是前几天和我抢CD那个人吗?!

上周日赵医生在音乐会上结识几个聊得来的友人,音乐会结束后一起去了另一家黑胶店。

赵启平看中了一张碟,刚刚拿起来,老板立刻叫他放下,还言之凿凿“刚刚有人预定了。”

一张碟两人同时看中,赵医生上午遇到一次,晚上又遇到一次,顿时觉得烦心事真是往一起凑,颇有些不耐烦的质问,“谁定了?”

一个体型微月半的中年男子迎面走来,拿过光碟朝老板招招手示意结账,再向赵医生微微点头,留下一句“昨天我先定了,先生割爱了。”转身离去。

行云流水。

赵启平与黑胶虽差身而过有些遗憾,却生平第一次觉得体型如此宽阔之人也可用“潇洒”二字形容。

同行几人见此围了过来,拍拍赵医生的肩膀,“那人常来这里,和老板关系好,先定了碟而已。”

这番安慰在赵启平听起来觉得好笑,他也懒得解释,推脱还有事先走了。

安迪引荐二人后先回了办公室。

气氛似乎有点尴尬。

出于职业本能,坐在沙发上的赵医生往前倾身,“你的手是什么情况?”

几乎同一时间,谭宗明也开了口,“想不到我们还挺有缘。”

“好巧。”赵启平并不留恋于你来我往的刻意示好,急于看病,指了指谭宗明的手腕,“怎么受伤的?受伤后有没有剧烈运动?”

谭宗明识相地把手臂往前伸,“昨晚打高尔夫的时候用错了劲,抬竿时扭到了。幸好是左手,一整天都没怎么用。”

那要是右手呢?得剧烈活动一整晚吧。赵启平心里腹诽。

想归想,赵医生还是尽职尽责地查看了一下他的手腕,确认没什么大问题以后叮嘱他尽量别用左手,每天热敷两次。

然后起身说了声bye,打算先走了。

谭宗明叫住他,“过几天有空,我把那张碟转给你吧。就当是谢礼。”

赵启平回身朝他一笑,找安迪去了。

出门就碰到安迪的林秘书,说安迪还在开会。赵启平就叫她传个话,自己先走了。

赵启平先搭地铁回医院,打算开车回家。

堵在半路时安迪打来了电话,一番下来无外乎是感谢他帮忙,还叫他别和小曲生气一类的话。赵医生的耳朵上挂着蓝牙耳机,车放着CD,两股声音一起往耳朵里进,安迪的声音迫不及待地从另一半跑出来了。

小提琴正拉到高潮,安迪突然说,“老谭说要送张CD给你,你要不要记一下他的手机号码?”

前面车龙刺眼的红灯一次消失,赵启平摸了摸耳机,“我开车呢,要麻烦你发给我吧。”

“OK. Bye.”

车子刚刚滑了几米,红灯又上来了。

旁边的手机显示了一条消息,赵医生拿起来一看,把谭宗明的电话存为“先抢后送最终还是我的 谭总”。这个代号大概有点打击报复的意思。

终于把车开回家的赵医生在楼下买了个老坛酸菜方便面。

——他平时更喜欢沙拉,现在却特别怀念大学时和舍友一起吃泡面打牌的日子。

赵医生转着钥匙,指着紫色包装袋上的代言人,皮笑肉不笑道,“你也别想和我抢偶像。”

-不造有没有后续-

评论(3)
热度(47)
回到首页
© qcqcqc青瓷器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