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cqcqc青瓷器

愿你最后也能踏上雪山——写给夜行的长评

 @会说话的人偶 昨晚说好的长评。写的很匆忙——其实可以慢慢写,可是我想早点表白太太嘛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早上,不,中午起来,打开电脑,对着文档,我有点愣。实在不知道怎么写长评——我没有正式的写过。

 

喜欢很多cp,看过很多文。从原作续写到au,从段子到几十万字的长篇,作者的文风各异,有娓娓道来的,有慷慨激昂的。可只有一样是我看重的——对人物性格的把握。这是同人的“魂”——也是人物的“魂“。

 

他和别人比,独特的性格特征是什么?他有这样的性格,因为什么?——这是我写文时考虑的。他做事的动机,完全符合他的性格逻辑吗?——这是我评价一篇同人的标准。

 

而夜行,是完全符合这些的。

 

十余万字的小说,描绘的是明诚的一生——太太的文是第三人称,但是我更偏向于,这是以明诚的视角写的。


夜行——明诚与明楼,就是夜行的人。他们走在黑暗里,为信仰,为国家。幸好,彼此为伴。

 

夜行,写的是两个男人之间的爱。也许有人会说,诚楼同人,写的就是男人之间的爱啊。但是我,作为扫过大半个LOFTER上的文的人,可以很明确的说,LOFTER上的文,更多的还是以女性的想法,披着两个男人的皮,写着一男一女之间的爱。男人之间的爱,少很多“弯弯肠子“,多了相互扶持并肩。我是一口气读完夜行的,看着明诚与明楼在巴黎时,很痛快的谈恋爱——觉得不清楚就直说,没有误会,没有狗血。这样的文读起来很爽快!

 

如果说我为何如此喜欢夜行,原因就是明楼对明诚的感情,太太写得很棒。明楼很怕,自己囚禁住阿诚的羽翼。他怕,阿诚只会跟紧他,而不去思考,自己在做什么——思考这样做对阿诚自己,意味着什么。明楼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这一点——无论在巴黎,还是回到上海——在阿诚决定任何大事时,明楼都会提醒阿诚。阿诚一开始,也许不是那么明白——自己作为独立的个体,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原则和灵魂。——可是他的原则是大哥。他决定的任何大事,都要考虑明楼的。突然庆幸,明诚与明楼,是真真正正的一路人。他们有共同的信仰,他们了解彼此,他们依靠彼此。

 

两人回到上海以后,基本就是电视剧剧情了。太太对于这里,不得不说打把握的节奏实在精确——只选择了几个很重要的时间点,描写着片段,述说着衷情。

 

太太写了大姐去世的那个夜晚,太太写了之后多年的伪装——从大姐去世,到新中国成立,这个时间段发生了什么,几乎没有人涉足——而且写得很棒。大哥没有退缩,而是继续,顶着平民的唾弃,伪装的压力,继续——幸好有阿诚陪着。

 

大姐去世以后,明楼请了三个月的假,回到了苏州——也在继续执行任务。之后回了上海,对着日本人伪装,又面对军统的怀疑……方方面面都小心再小心的周旋——直到日本投降。两人却分开了——党下发了任务——明楼留在上海,明诚带着组员离开。离开的前夕,是依依不舍的缠绵——战火纷争,真怕再也见不到你。可是明楼却说,我等你来找我。分离,是明诚半夜走了。——在那一刻,我真的想寄给太太恐吓信,快改文,别让明诚走!这一走,是多久的分离,是多久的思念,战乱的年代,他们还会再见吗?!

 

分离,工作依旧,信仰还在。明诚还是正常的工作,把情压在了心底——忍不住时对着陌生的姑娘说一句,我想大哥了。

 

新中国成立以后,是明诚漫长的寻人过程——找大哥,找明台,找阿香——找回明家!我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,看到寻人的漫漫之路,已然十分揪心。那样的场景,我不觉想到了电影《归来》。

 

读到最后一章,我有点犹豫,很怕be——我先拉到了最后,看到了大哥,才一点点的读下去。可是从来没有觉得一章可以这么长——怎么还没有看到大哥啊?明诚终于来到了上海——终于见到了大哥——终于重逢了!我才松了一口气。——太太的文笔太好,一点点的摄入感情,文章最后,感到突然之间,所有感情都迸发了!——而明楼,只是说了一句,“阿诚。”

 

容我平息一下情绪。——说一说明台。他是熊孩子,也是小少爷——即使解放后经历了苦难,他还是随手拿起了花瓶,可最后他放下了。我有点心酸——真希望明台能一直无忧无虑。——可,明家都想保护人,而不是被保护。还记得在巴黎的时候,他就在问,明诚和明楼之间的感情。他没有反对,但是也没有明显的赞成。多年后的重逢,他还是在问大哥,为什么爱明诚。——大哥最后的回答是——和他上过床,怎么可能还想得到别人!

 

那就再说一说太太的肉——美,意识流。对,就是意识流!没有具体描写,还随时拉灯,可是看到的部分怎么就那么美,那么撩人呢?文看的匆忙,仅仅举一个例子:记得有一句,大概说,交叠握着的手是墓。(抱歉,意境被破坏了。原句很美。)


这是两人深沉的爱。


除了日常的谈情说爱,任务线太太一样写的很好——尤其是大哥请了三个月的假以后,回到上海面对日本人的质疑,和军统南京站的转变——这两处的逻辑实在很棒,就算只是一句又一句的陈述,也能感到压力铺面而来。


 愿你最后也能踏上雪山。——突然就想到这句歌词,来自哥哥的《洁身自爱》,便用作了题目。明诚和明楼,在某些方面,挺符合这首歌的。


我不是会写文字的人,以上一千七百多字,倒不像长评,更像我的一些碎碎念【哪有这么长的碎碎念】我的呓语。我不爱回顾中国那段苦痛的岁月,所以……写成了这个样子。


希望太太表嫌弃,接受我的表白吧!祝新年快乐!

 

评论(14)
热度(35)
回到首页
© qcqcqc青瓷器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