qcqcqc青瓷器

【靖苏无差】归来 - 下/完

上-链接

http://cencorl.lofter.com/post/1d7790df_8923ac9

最终,还是麒麟才子环视四周,笑道:“我好歹也是功臣,怎么连一件备用的衣物都没有啊,景琰,嗯?”
“你先回答我正事,好吗?你的病怎样了?如今,你还是不肯做回林殊吗?还有,沙场血光,你哪里受伤了?…”

一连串的问题下来,景琰说着都有些口渴了,长苏听着更是笑了起来,不等景琰再次发问,梅长苏只哈哈大笑起来:“水牛就是水牛啊!”语速又骤然降了下来“我慢慢地、一个个问题回答,可好?”
萧景琰这才觉得刚刚问得太急了,如无头苍蝇一般,竟毫无皇帝仪仗,转身去了柜子,取了件暗纹浮光锦的常服,递给长苏:“你且慢慢说罢。坐几上的热粥和小菜都是母亲亲自做的,也许热的次数多了,口味没有早些时候那么可口,总是比战场上好许多的。”
梅长苏终究还是梅长苏,悠然整理好衣冠,又坐下细细品尝汤食,留得皇帝陛下坐在主位,却是干着急。
一碗粥,两碟小菜下胃,梅长苏才说起景琰着急的正事——“食不言寝不语,容我享用完静姨的手艺,景琰,你如今耐心了许多啊。”
“景琰,林殊属于战场,梅长苏属于市野。我现在既然回来,便还是梅长苏,若是迎战杀敌,那是属于林氏一族的荣耀。”
“我的火寒之毒,十三,不,十四年前就解了,只是体内残留未得以全数排出,在北境,机缘巧合之下,蔺晨已助我排尽毒素,现在只要慢慢调养身体,恢复体力即可。”
总之,只是一句话——“我无大碍,你不必担心。”听着这些他便略略安心了。
烛光幽然,摇曳生姿。两人本就是面对着坐着,景琰的目光有时也随之摆动,摆着摆着,看着看着小殊慢慢吃着点心,他就饿了。想做了。
萧景琰的头向前一凑,薄唇贴住梅长苏的嘴,还有点心的碎渣,只是舌头还想再进一步时,先碰到的是母亲亲手做的点心。他也顾不得这些,舌头一卷,那些梅长苏还未来得及吞下的点心便转入萧景琰的口中,不,胃中。
萧景琰的嘴占了上风,梅长苏又怎会一再的失去领地?景琰的腰间已被他点火,手指又下移,上蹿…最终握住了小景琰。当然,同时他的身体也被萧景琰摸了个遍,分身被萧景琰略有些用力地抓住,还是放开了,改为轻轻按摩。
一开始总是这样的,不紧不慢,两人都享受着对方对自己的身体和分身的按摩,慢慢地,总有一个人要先开始冲刺,另外一个也紧紧跟上,快感不仅仅喜悦,他们都一致认为,对方给予的,还有感情。下一个瞬间快感稍瞬即逝,复杂缠绵的感情却能慢慢沉淀,支撑起两人之间桥梁纽带的基石。
烛光依旧摇曳,梅长苏在释放后就几乎昏头睡了,身上的被褥自然是另一个人盖在他身上的。渐渐的,床第之间相互拥抱着的两人都已沉沉睡去。
外面的小太监听里面好久都没了动静才敢低头入内熄灯。此时已是新的一天了。

评论(1)
热度(56)
回到首页
© qcqcqc青瓷器 | Powered by LOFTER